<
xushijia小说网 > > 咫尺(纯百H) > 第十四章情敌
    为了补偿自家哭个不停的哭宝猫咪,庄嫣在外面订了一桌子的好菜。

    到达餐厅时,莫若纤的眼眶还是红的。庄嫣很喜欢小猫做完爱后哭个不停的样子,像胶水一样粘着她。很惹人怜爱。

    她们在预定的位置坐下后,香喷喷的菜肴很快就上桌了,饥肠辘辘的莫若纤闻到香味立刻两眼发光,准备动筷子,当然,需要像宠物询问主人那样询问庄嫣:“姐姐,可以吃了吗?”

    “吃之前,先告诉我上课为什么要跑。”庄嫣托着下巴问。

    怎么还记着……

    被庄嫣的富有洞察力的盯着,莫若纤出了一身冷汗,只好结结巴巴地说:“我也不清楚……只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是觉得很紧张……然后就跑了……”

    莫若纤真的说不清楚,她只是觉得在哪里坐着屁股都痒,所以就跑了,至于理由,她真的想不到什么确切的理由。

    这种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莫若纤眼巴巴地盯着庄嫣,希望她能理解。

    庄嫣并未回答,她大概能感受到莫若纤的想法。

    两人之间隐秘的关系,身份的参差,都造就了这个结果,无法避免。

    莫若纤少见的没有多想,不过又提醒了一句:“姐姐,可以开始吃了吗?”

    “吃吧。”庄嫣点了点头,默默往她盘子里夹菜。

    庄嫣也不去想那么多,回到现实一些的问题上来,问莫若纤:“欺负你的人,你认识?”

    “嗯……”莫若纤鼓着腮帮子咀嚼,点了点头。

    “你们之前有矛盾?”庄嫣又问。

    莫若纤又摇摇头:“不知道,应该是性格问题吧,一直都不怎么对付,姐姐很好奇?”她反问到。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这么优秀的学生不应该认识这样的学生。”

    听到这,莫若纤停滞了一下。大脑仿佛被冰冻,冰得发麻。

    她在酒吧里工作的事扑在她面前,警示着她不合格情人的身份。

    如果不是在酒吧工作,她根本不会认识任薰薰,也不会有这么多麻烦。

    如果庄嫣知道她曾经在酒吧工作,会不会讨厌她?她记得庄嫣有精神洁癖来着。

    她一紧张,面子便容易僵硬,表情木讷,呆若木鸡,让人一眼就看得出来。

    “只是知道名字而已。”许久,莫若纤幽幽吐出一句,而后把一大口菜含进嘴里。

    她的紧张过于明显,本来会惹得庄嫣不高兴,但鉴于庄嫣早就知道小猫什么来头,这样劣质的伪装便显得格外可爱了。

    当一个人自卑到苛求完美时,也能证明她的爱,不是吗?

    庄嫣很享受,这种隐秘的,卑微的,纯净的,热烈的爱。

    最好是只有她一个人能享受。

    只是有这样的想法,她的内心就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欢愉,于是,又往莫若纤盘子里夹了几块肉。

    这时候,只要把手往莫若纤脑后一放,她就会像一只缺爱的小猫一般蹭动她的脑袋,以获得主人的垂怜。

    “姐姐不吃吗?”

    莫若纤问。

    她一边吃东西,一边蹭着庄嫣温暖的手,浑身上下的毛孔都舒展开,她舒服得想哼哼,但大庭广众之下,她还是忍住,她有尴尬癌,受不了这个。

    “先看你吃,我等会儿再吃。”

    午餐其乐融融,两人心中都灌满温水,仿佛浸泡在蜜罐里,连空气都含着甜蜜蜜的香味。

    这样的时光宛若美梦,让人难以抽离,莫若纤知道,她已经深陷其中。

    她被一张大网网住,那网逐渐缩紧,让她蜷缩在一起,她却乐在其中,享受网给她的安全感。

    但梦终究是梦,网也是有漏洞的网,它们会破碎,从缝隙变为小口,到最后撕扯成一个巨大的洞,所有的寒冷和黑暗都会争先恐后地钻入。

    “嫣姐姐,你也在这吃饭啊。”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女孩走到她们桌边,热情地和庄嫣打招呼。

    女孩扎了一个高高的丸子头,别了一个清新精致的绿叶发卡,几缕刘海搁在饱满的额前,更显可爱。

    粉嫩如未熟樱桃的唇在说话时翕动着,吐出来的字都有樱桃淡淡的甜味。

    清新又甜蜜。

    是庄嫣喜欢的类型。

    意识到自己的第一反应有些走偏,莫若纤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

    “汪小姐好,真巧,在这里见到你。”庄嫣礼貌地回答。

    不,才不是。莫若纤感觉到庄嫣不对劲,庄嫣并非气定神闲,而是先有一丝僵硬,而后才戴上冷静的伪装。

    这种反应过于奇怪,如果她和庄嫣关系一般,那么庄嫣便不会有先前的伪装,如果她和庄嫣管关系很好,庄嫣便没有必要假装礼貌以制造距离感,如果她和庄嫣关系不好,那庄嫣大可直接给她甩脸色。

    现在庄嫣对那位所谓的“汪小姐”的反应,总有一种情侣分手过后余情未了的感觉。

    想到这,莫若纤想给自己一巴掌,自己怎么一会儿的时间能想出那么多离谱的事。

    不过……庄嫣情人那么多,多一位“汪小姐”也不奇怪吧。

    更何况……嫣姐姐……好亲密的称呼。

    莫若纤的胸口像堵了一团棉花,怎样都上不来气,她便狼吞虎咽地吃起菜来,通过咀嚼来缓解焦虑。

    “的确很巧,说明我们有缘不是?”女人似是调侃地说,而后,目光移到莫若纤身上,一下就激起了她的兴趣。

    带着探究的语气,她问庄嫣:“嫣姐姐,这位是……”

    “朋友。”庄嫣回答。

    说出答案的瞬间,莫若纤的心脏沉入了谷底。

    她极力掩盖这种失落,因为她认为这种失落不该存在。

    庄嫣给她“朋友”的名号已经是对她的尊重了。难道睡过几次就能有名分吗?不过是更亲密合适的小情人罢了。

    “噢……”女孩故作认真地点了点头,而后坐到莫若纤对面,好像她们很熟悉的样子,问:“嫣姐姐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她的眼睛亮亮的,看不出一点杂质。出于一种别扭的感觉,莫若纤并不想搭理她。但出于礼貌,她只能回答:“莫若纤。”

    “若纤你好,我是汪知夏,很高兴认识你。”说着,把手伸出,悬在半空中,等待莫若纤的回应。

    莫若纤不可能无视,她只好伸出手,轻轻搭在女孩的手上。

    她的手很嫩,摸上去软绵绵的,触感很好,莫若纤缺不愿多握,随便意思一下便收回手。

    “很高兴认识你。”她说这句话时,面无表情,也不看汪知夏,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看出她的不悦。

    “那你们先吃,我先走啦。”说完,汪知夏向庄嫣招了招手,便向门口走,在出门的地方,汪知夏揽起了一个陌生男子的手,二人嬉笑着离开。

    莫若纤早就把目光投到庄嫣脸上了。她看到,她看到庄嫣目送汪知夏离开时淡淡的不舍,以及汪知夏和那个男生聊天时庄嫣眼中的厌恶。

    很明显,庄嫣吃醋了。

    汪知夏让情绪稳定,内心腹黑,富有城府的庄嫣展现出过于明显的吃醋情绪。

    一定很在乎了。说不定不是情人真是前任呢。

    越想越气,菜也越吃越大口,牙齿忙着相互磕碰忘记拒绝,一大团菜滚进食道,莫若纤噎到了,拼命咳嗽。

    米饭在口腔里乱窜,有些甚至冲上鼻腔,火辣辣地疼,生理性的眼泪流下来。

    庄嫣赶忙把她抱进怀里,抽了几张纸给她,拍着她的肩膀帮她顺气。

    “怎么回事,不是说了吗?吃饭不要狼吞虎咽,又想被罚了?”庄嫣半是严肃半是玩笑地说。

    不曾想小孩既没脸红也没恼怒,反倒连她的纸巾都不接。

    “我没事。”说着,自己去抽了一张纸。

    庄嫣手里的纸巾就这样停在半空中,飘动着,很是萧条。

    “若纤?”她叫了一声莫若纤的名字,有些震慑的意味。

    “嗯?”莫若纤的心脏酸得发烫发涨,她极力忍住,让自己的气息稳定一些。

    纵然如此,她说话的尾音依旧飘忽不定。

    “慢点吃。”庄嫣没有多说别的。

    莫若纤更加失望,好不容易软化的精神再次紧张封闭起来,她应该退回最初庄嫣给她画的那个圈去。

    果然,她不应该越界。作为乙方,她只会受到更多的伤害。

    “嗯。”她点点头,接过庄嫣手上的纸,拍在自己脸上,遮住自己发红的鼻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