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ushijia小说网 > > 昱朝小公主(np) > 采露礼1
    茉莉捂着乳儿回来说要洗澡,脱衣服时发现亵裤内侧全都湿了,身上还有奇奇怪怪的感觉,泡进浴桶里发现流的早就不是白色的东西了。

    而是自己的花蜜。

    怎么那么多,明明没有在玩弄花穴…

    茉莉忍不住用手指探过去,学着师父的样子,因为不敢用力却没有一点那种觉…

    好想有东西放进去啊…像刚刚在假山深处侍卫哥哥对自己那样…

    “啊!骚逼吃到鸡巴了~哥哥好厉害!”

    似乎是以为茉莉不在有宫女躲到浴室后面取悦自己,茉莉听到了入穴的咕叽咕叽水声却没有任何男子的声音。只有宫女的浪叫……

    茉莉也闭上眼睛听着宫女的浪叫幻想着,感觉有一双手揉着自己的乳儿,含住了那只小的乳儿将两只吸的一样大。

    最想要的东西挤进两腿之间,快进来…

    ……

    似乎有什么东西变了…

    茉莉穿衣服时感觉身体敏感的不行,幸好侍卫哥哥没有在自己身上留下痕迹…

    过几日的采露礼茉莉心里也有底了。

    老宫女送来了了采露礼穿的衣服,类似现代的吊带裙只不过是吊带有三指宽,裙头在腋窝的位置裙子长到脚踝是层层迭迭的纱恰巧是白色看着像瀑布一般。

    没想到的是胸太小了裙头做大了…松垮的性感的别样感觉…一般都是做的小将乳儿挤得呼之欲出的感觉。都没想过在小公主身上是这样的…

    “是奴婢失职了,要不再改改?”老宫女赶紧低头认错。

    “不用了,就这样吧。免得被父皇说您失职…”万一改的太紧了到时候乳儿变大了那不是勒得慌吗?

    茉莉很喜欢这个裙子不由自主的转圈圈。

    采露礼当日茉莉一早就洗得干干净净换上了准备好的衣服用轿撵送到了一座宫殿,床上铺满了一张张毛巾。

    等了两个时辰,心里越来越紧张的时候终于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

    来人不是侍卫哥哥,而是茉莉三年未见的亲哥哥,皇太弟的嫡长子,承熠。

    “哥哥!”茉莉跑过去跳到了他身上,两条腿夹住他的腰身双手抱住他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他身上。

    承熠赶紧托住他的妹妹“想哥哥了?”

    “超级想!”

    承熠稳稳的走到床边将茉莉放下,茉莉一沾床就拉起裙子分开自己的腿用自己手指拨开蚌肉露出粉嫩的怯生生的小穴。

    茉莉从来不会这样主动过,可是哥哥是第一个吃她这里的人,有兄长在茉莉不怕。

    没有人能拒绝茉莉的主动,承熠摸摸妹妹的脑袋“乖。”

    随即便将脑袋埋进妹妹的腿心,嗅到了久违的茉莉花香,开始了他最熟悉的舔弄。

    “噢……哥哥…”茉莉想起了一开始第一次哥哥也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当时只觉得痒。舌头太灵活了,整整一年茉莉都只让哥哥碰后来才让皇太弟的侍妾调教的。

    好久不见哥哥好激动,花蜜一股一股流的可欢了。承熠也是许久不见妹妹了吃的又凶又急,不愧是自己费心调教的水真的多。

    茉莉的手指陷入了哥哥的头发里按着他的脑袋“啊~哥哥”

    承熠双唇含住茉莉的花圈和阴蒂细细舔弄着,露在外面的鹰眼看见了妹妹的骚样。

    承熠已经吞吃了许多花蜜,才想起来这是采露礼结束后要数毛巾湿掉的数量的。索性抬起一点茉莉的屁股用舌头模拟起性交来在茉莉的小穴里抽插,牙齿一次次撞在花唇上。

    高挺的鼻梁也研磨在在阴蒂上“哥哥的舌头好厉害啊!”

    好重,感觉越来越强了。茉莉好想夹腿,可是面对三年未见过的哥哥她舍不得一点,阴蒂已经被鼻尖磨的红肿不堪,下面更是发了大水顺着承熠的下巴茉莉的屁股滴在毛巾上。

    他早就想要这个妹妹了,可是他以为这是他的亲妹妹那些年欺骗她用舌头强奸着她。这次回来她变成了自己的堂妹…他依旧用舌头让妹妹死去活来。

    “啪。”承熠拍了一下茉莉的屁股“小纯说点骚话!”

    “呜呜呜…哥哥的舌头好厉害…哈…吃的茉莉的花心好爽!  啊!疼!”

    承熠重重的碾过茉莉,似乎是被自己骚到了茉莉哆哆嗦嗦的又喷又尿。

    “啊!”

    水和尿喷了承熠满脸满身,承熠反而高兴他的妹妹会尿了。

    承熠放出自己的性器在茉莉穴口研磨着,茉莉却好想他插进来哦,好好的捣一捣她发痒发骚空虚的小穴。

    整根肉棒都蹭的亮晶晶时承熠用手指开始揉着花心就着花蜜插入开始扩张。

    “哥哥想插一插,不进去好不好?”承熠亲吻了一下茉莉的额头。只有妹妹可以让他冲动有欲望,这些年在外面打仗救过几个姑娘非要跟着自己,可是没有一个可以让他有这种感觉甚至不想碰她们。

    军营里都要怀疑他不行了,可是他梦到自己妹妹死却还会梦遗。

    “嗯。”茉莉答应,承熠便扶着肉棒慢慢进入想着抵住茉莉的处女膜浅浅插着,突然他觉得不对劲怎么没有任何阻碍?

    进了半根还是没有,只有强烈的包裹感和层层吸引感爽的他头皮发麻,盯着茉莉被撑得发白的穴口没有任何血迹。

    “哥哥…”

    “乖。”看着茉莉那么乖巧,承熠不相信她失贞没有经验的他认为是还不够深,还要继续入。

    “啊~哥哥动一动…”

    尽根没入,小穴又吃到肉棒了。

    承熠顶着腰胯抽动起来,没有任何阻碍有的只是紧致舒服,爽。明明还没有献礼,那个人到底是谁!

    竟然如此…那自己也肏得!

    承熠退掉了茉莉的裙子,今日除了裙子里面什么都没有穿这倒方便了承熠,承熠凶狠的啃咬着茉莉小小的乳儿。

    “好痛,哥哥…疼啊。”茉莉哭喊着。

    承熠曾经半夜进过茉莉的房间早就知道了她乳儿的秘密,他敢肯定这双奶子在不同男人的嘴里会变得不同。

    就算喊他也不会放过了,双乳在哥哥口中迅速长大到一只手都握不过来的地步,奶头还被哥哥捏住拉长放手一瞬间弹回去两只奶不同频率的荡漾起来。

    “哥哥~不要再玩了…茉莉要坏掉了…呜呜呜…”好痛,通过之后一股快感升起。茉莉夹紧了哥哥在自己体内的分身。

    “嘶!别夹那么紧。”承熠一巴掌扇在了茉莉肿大的淫荡奶子上,奶子又大了一圈。

    “呜呜呜呜…哥哥欺负我!”是骚逼夹的又不是茉莉夹的!为什么打茉莉!

    茉莉有点生气哥哥一回来就这样对待自己!也咬住了哥哥的乳头,湿湿软软的感觉让承熠又硬了几分抚摸起茉莉的后脑勺,到底还是没舍得咬啊,心软的女孩。